视频网赚小伙深山養殖3萬隻甲虫:若女友不接受寧願單身

作者:挂机屋日期:

分类:挂机屋

原標題:小伙深山養殖3萬隻甲虫:若女友不接受 寧願單身

  錢江晚報11月13日報道,這個時節,大山深處的浙江麗水市雲和縣崇頭鎮黃家畬村溫度已在10°以下,菇農們在山間打理著香菇。

  26歲的溫州帥小伙黃賽隻穿了一件短袖T恤衫在侍弄著寵物甲虫。寵物甲虫嬌貴,飼養室的溫度長期在20度左右,黃賽說,他一年中絕大部分時間都這麼穿衣。

  8年前黃賽在溫州開了一家寵物甲虫店﹔4年前,他進大山開始養虫,還找來了6個志同道合的小伙子一起養虫﹔2年前,女友因為忍受不了他喜歡甲虫而分手,如今,他的養殖基地裡有285種共3萬多隻甲虫。

  “我喜歡甲虫,我相信養殖寵物甲虫會成我一輩子的事業,如果另一半不能接受我喜歡甲虫,我寧願單身。”黃賽說。

最貴的千元一隻

  雙十一他賣虫賣了2萬元

  從麗水市市區驅車到雲和縣崇頭鎮黃家畬村,需要近三個小時的車程,平均海拔800多米的黃家畬村溫度要比城裡低了好幾度。

  村裡的年輕人大多遷出了大山,留守在大山的大都是一些上了年紀的菇農。黃賽和6個小伙伴就在這裡養殖寵物甲虫。

  黃賽在淘寶上開了一家甲虫店,雙十一這天,寵物甲虫銷售了近兩萬元,最貴的“長戟大兜”要千元一隻,除了外形威猛,這種甲虫由虫卵變為成虫需要2年的時間也是賣得貴的原因之一。

  其他的甲虫都在數百元和幾十元之間不等。“看外形也看生長時間,最主要的是看稀有度,越少價格越高。”黃賽說。

  銷售的事情由團隊的其小伙伴去做,黃賽則醉心在甲虫孵化室裡侍弄甲虫。

  虫卵孵化出來后一直在木屑裡生存,木屑裡加了一些營養添加劑,黃賽說這是為了讓幼虫更好地成長。

  幼虫白白的肉肉的,看上去毫無美感。黃賽說,養幼虫的快樂在於一隻幼虫羽化成成虫的成就感。“就像破繭成蝶的蠶蛹一樣。”

  羽化為成虫后,甲虫開始變得五顏六色起來,甲殼也變得光滑了。

  空閑時,黃賽會將甲虫放在手上把玩,甲虫尖利的爪和鉗子常常抓傷黃賽,但黃賽依舊愛不釋手。“我喜歡它的顏色,形狀以及它們的各種可愛,甲虫是無毒的,被夾住會有些疼,但對人體無害。”

  黃賽會給甲虫做果凍吃,一隻隻甲虫會伸出觸角不斷地吞噬果凍,果凍裡放了紅糖以及各種氨基酸。“一個果凍隻夠甲虫吃三天,甲虫就是愛吃甜食,挂机屋,我做的這種果凍,能延長甲虫五六個月的生命。”

  目前,黃賽的養殖場共有285種31000隻甲虫,是國內目前最大的甲虫養殖場。

  從早上6點起床到晚上8點,除了吃飯,黃賽幾乎都在孵化室裡忙活。“這幾年我就沒怎麼走出去過大山,和這些甲虫打交道,不僅不覺得枯燥,反倒覺得趣味無窮。”

進山養虫

  他在孵化室旁邊搭帳篷過了將近一年

  黃賽是溫州樂清人,從小就對甲虫感興趣。“這是與生俱來的興趣,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,骨子就是喜歡養甲虫。”

  為此,黃賽翻閱了大量關於甲虫的資料,才知道和他一樣喜歡甲虫的人很多,尤其是日本,養甲虫幾乎成了一種潮流。

  黃賽認為自己能將興趣和事業有機結合。

  2010年,18歲的黃賽在溫州開了一家甲虫店,期間認識了雲和縣崇頭鎮黃家畬村農民劉海東。劉海東大黃賽12歲,他為黃賽提供一種叫“獨角仙”的甲虫。

  二人在交往中成了朋友,黃賽也多次去劉海東家裡玩,被黃家畬村的生態自然環境深深吸引。劉海東賺錢點子多,他在網上查閱資料后發現甲虫也能賣錢,而這種叫“獨角仙”的甲虫在菇農廢棄的菌棒裡大量存在。“它們就是愛吃木屑。”劉海東說。

  2014年,黃賽關了溫州的門店,和劉海東一起進山養虫。

  一個22歲的毛頭小子去山裡養甲虫,這在黃賽父母眼裡是不可思議的事情,他們和黃賽吵過鬧過,但最終拗不過倔強的兒子,黃賽開始了深山養甲虫的日子。“我會讓他們看到,養甲虫是一件有前途的事。”

  黃賽回憶起當初進山養虫的事依舊眼裡有淚:“那時候養虫的技術不好,養一批死一批,經常是搭個帳篷睡在孵化室邊,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年,不過自己有興趣苦也值得了。”

女友兩年前和他分手

  他說不認可他養虫寧可單身

  甲虫成活率越來越高,黃賽的養殖場名氣也越來越大,在甲虫圈內,幾乎是無人不曉。

相关阅读

关键词不能为空
极力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