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什么生意好赚钱农民做主播带动乡村新活力

作者:挂机屋日期:

分类:挂机屋

  农民做主播带动乡村新活力

  武乡县农民任利红的直播画面。

  这个冬天来得很早,河北省沽源县长梁乡韭菜沟村村民张永红农闲在家。没想到,一次凑热闹的经历,竟让她找到了“在家赚钱”的新办法。

  她看到好几位村民朋友都在微信转发一条培训消息:在沽源县农村电商公共服务中心将举办电商实操培训班,让农民也能成为网红主播,足不出户即可卖货赚钱。

  抱着凑热闹、试一试的心态,12月4日,她也来到了培训班现场。经过短短3天培训,她和许多村民一样,从对直播、微商、电商等概念一知半解,到逐渐入门、上手实操,并通过直播、小视频等形式售卖自家土特产,收获自己的电商“第一桶金”。不少学员还在培训班的微信群里“炫耀”:“我的直播和小视频已经开始赚钱了。”

  张永红觉得,自己和许多村民一样,正在通过互联网逐渐跟上时代的节拍。“虽然在农村,但比城里人活得自在,以后没事了用手机做点小生意,日子就更美了。”

  一边剥着玉米,一边直播卖货

  在沽源县,像张永红一样逐渐跟上农村电商节拍的农民越来越多了,而在千里之外的太行山区,一群和张永红一样的农民则走在了前面。

  和沽源一样,位于太行山西麓的山西省武乡县是典型农业县,也是国家级贫困县,农民缺乏创收手段。2018年春节前,北京中农服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开始尝试带领经过培训的农民,在“一直播”等直播平台上发起“年货大集”直播活动,教授农民通过直播的方式来推介、销售自家农产品。

  在两周的直播活动中,许多武乡农民第一次注册直播账号,开设直播间,挂机屋,在镜头前操着不太流利的普通话,讲述自家农产品的春种秋收和营养价值。让他们惊喜的是,所有参与直播的农民都获得了订单。在“年货大集”直播示范效应下,武乡县越来越多农民加入到直播卖货的行列,“中农服农民主播团”也正式落地武乡。

  任利红就是武乡县“农民主播团”的一员。前些年,她一直跟随老公在外打工。2017年11月,听说村里举办了“微商培训班”,可以学习在手机上卖自家农货,她专门请假回家参加了培训。经过培训,她开启了自己的农民微商之路,但因为流量太少,她的农产品无人问津。

  2018年2月,在中农服组织发起的“年货大集”直播活动的带动下,任利红在家一边剥着玉米,一边开启了自己的第一次直播。在直播间里,她晒着自家种的小米、苦荞茶、手工挂面,也聊着村子里的新变化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3月中旬的一场直播中,有一位北京的客户在直播间听了她介绍的武乡小米,马上加了她的微信,订购了2.5公斤小米。4月的两个晚上,她又通过“直播+微商”卖出了800元的苦荞茶。

  逐渐增长的订单坚定了任利红做直播卖自家农产品的信心。她开始每天通过直播介绍自家的农产品,还教购买者用这些杂粮做家乡的美食。今年新小米成熟后不到一个月时间,她家的3500多公斤小米销售一空。

  据中农服沽源电商示范县项目经理戎涛介绍,类似的故事还在很多农民身上发生。在武乡县,有做挂面的农民通过“直播+微商”,一个月销售额超过4万元;在沽源县,有几家农家乐通过“接地气”的直播,吸引了数十位北京、天津等地的游客前来观光旅游;还有一位60多岁的李大妈直播自己制作手工棉裤的过程,月销售额达8000元,挣得比村里一些年轻人还多。

  既要脱贫增收,也能看到外面的世界

  截至目前,已有300多名农民正式加入“农民主播团”项目,还有数百名农民在接受筛选和培训。这些农民主要来自山西、河北、河南、湖南、新疆等地,大多是年龄大、文化程度低、家庭困难的普通农民,而且中老年女性占绝大多数。

  如何教会这些基础薄弱的农民用好直播,并且还能卖出货?戎涛和他的同事雷荃琴刚开始也犯难。“来参加培训的农民都是50岁以上的,40多岁都算很年轻了,这么多人连淘宝都不会用,咋办?”

  雷荃琴觉得,每个村子里需要有一两个成功案例,才能带动大家的热情。

  在给河北、山西等地的农民培训时,这个外号“瑶族小妹”的小姑娘经常拿自己打比方。两年前,在家养病的雷荃琴通过网络平台发现,中农服公司在尝试帮助农民通过直播卖货赚钱。病愈后,她也开始学习这种模式,并在2017年加入中农服公司,成为其中的一名培训师。

网上答题赚钱庄稼地里上班自家门口挣钱

原标题:庄稼地里上班 自家门口挣钱

初春的西固区光月山村仍然有些凉意,但在核桃树等经济林里,西固区前英蔬菜农民专业合作社的部分社员正在忙碌着修剪树枝。“去年一场雪把花冻掉了,今年我们精心修剪整枝,但愿有个好收成。”前英蔬菜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廖世前指着眼前的核桃树说。

西固区前英蔬菜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于2009年,经营范围以种苗培育、科技示范基地建设、蔬菜种植、销售、保鲜贮藏、农资购销供应、农业技术推广等为主。廖世前作为西固区光月山村的致富带头人,把一家一户的生产与合作社的经营联系在一起,采取“合作社+科技大户+农户”的发展模式,以科技服务农户,生产基地规模不断扩大,现种植高原夏菜2000多亩,主要品种有娃娃菜、松花、西兰花、红笋等。该合作社按照标准化生产,基地实行统一生产资料供应,统一技术指导,统一病害防治,挂机屋,统一产品监测,统一收购销售的标准规范化运作,实现了产供销一体化,并在张掖、永昌、永登租赁蔬菜储藏保鲜库,购买农民蔬菜10万吨,在广州、茂名、阳江、虎门等省外大型批发市场设有销售档口,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3100万元,实现利润100万元,合作社成员比非成员多收入10万元,为农民增收发挥了积极作用。

今年47岁的杨金荣是光月山村民,由于父母长期患病不能外出务工,家里的收入靠10多亩旱地维持,虽然也种植一些百合等经济作物,但年收入仅有1万多元。合作社成立后,他把10多亩土地流转给了合作社,每年收入5000多元,夫妇俩在合作社上班,每年的“干”收入10万元,现在不仅在西固城区买了楼房,还开上了小汽车。“合作社每年销售各类蔬菜10万吨,产值3000多万元,带动了300多户村民增收致富。”合作社监事蔡鑫明说,光月山村是个典型的靠天吃饭的山区村,这几年,百合品种退化,加上病虫害增多,收入低下,大多数村民进城务工,土地闲置,合作社就把闲置的土地流转过来,吸纳想致富但是缺乏自我发展能力的农户,表面看稳定了合作社和农户的利益联结机制,其实这个过程实现了双方的利益共赢,促进了农户脱贫增收致富。特别是一些农户家庭成员出去打工顾不上家里,顾家却没地方赚钱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合作社承担起了这项社会责任,让农户来合作社就业,在家门口就业,既通过务工获得了收入,改善了家庭状况,又照顾了家庭,实现了就业顾家两不误。


(责编:周婉婷、焦隆)

相关阅读

关键词不能为空
极力推荐